本想成为大哥心中的女人,没想到却成了女人心中的大哥

来源:来源:中国精神分析IPA委员大会张海音、强薇    日期:2017-4-28    浏览次数454
来访者:李洪涛(花名),  女强人,事业单位处级干部。
心理咨询的问题:正为工作和家庭事务感到非常烦恼。
工作上的问题:
李洪涛工作能力强,有闯劲,有思路,一直获得好评。近期被派到一个新的部门负责,该部门在单位属于“老大难”,“落后部门”她到岗后雄心勃勃,提出很多建设性意见想快速扭转局面,但感到大家都不配合自己的工作,“他们这些人素质实在太低,不是一般的低!他们完全不思上进,阻碍了自己事业进取的速度。”“我明明可以成功的,可他们却….”,“如果能听我的,….”他感到全部门的人都在反对自己,一点都不理解自己其实是可以拯救大家、引领大家走向成功的,他也担心自己在部门中太孤立。其实,不到半年,该部门工作已经有很大起色。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临危受命做出成就了。
家庭问题:
李洪涛苦恼的事:家中有个未成家的弟弟几十岁了,一直靠着她经济支持并帮助安排工作,弟弟平时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,生活上依赖父母照顾。但父亲两年前肺癌手术后去世,弟弟抱怨是她害死了父亲,因为当初弟弟不同意手术而她听从医生建议决定让父亲接受手术…“怎么是我害死了父亲?!她越想越生气。心理分析:其实弟弟的情感逻辑很简单:“你有决策权,事情都是你决定的,所以结果不好当然是怪你咯。”
让李洪涛非常恼怒的是,自己一直帮助弟弟,而弟弟却非常恨自己,总是恶言相向,最近为了房子的事情还要到自己单位去闹!说自己是人品极差的人!家丑外扬啊!房子的事情自己这样处理是为了弟弟好!他怎么就不懂!
心理分析:其实弟弟最恨的是被剥夺了选择的权利还要对姐姐感恩戴德,还要承认姐姐是完全尊重他的医院的!她貌似形式上很尊重的问过弟弟的意见,但最后她还是出于为了弟弟好代替他做了正确的决定…..
精神心理分析:李洪涛事业成功,家庭中强势,有担当,比很多男人厉害和强势具有明显的支配行为(隐蔽的攻击),试图将别人置于依赖位置。责任心强、进取心强、道德感强,在关系远的人眼里,她往往还是一个有着很多光环的人。对女强人的内心感受是又爱又恨,强大、成功、无所不能、与众不同,可以超越很多男性;恨的是有贬低、歧视、误解和排斥感,本来想做大哥心中的女人,最后却做了女人心中的大哥。成了人们心目中的女强人。
女强人来源于理想化父亲的缺失,母亲对其父亲的否定。在分离-个体化的实践阶段(10-16个月),养育着不能共情接纳、回应和肯定,就会导致小孩缺失发展所需的雄心和理想化父母印象。缺失导致这种需要在以后会代偿性的加强,表现为在人际交往中对他者过分理想化,以及自认为无所不能,以此来代替自身确实的那部分精神结构。
需要一个全能的神化的他人,并潜意识将其当作自己的一部分。出于对早年缺失共情的补偿,会在随后的人际关系中对赞美无限需要正事自己无所不能。
“因为从来靠不上别人,只能靠自己,只相信自己。”“从小自强不息,视挫折为一种挑战和磨练,愈挫愈勇。”
人际关系模式表现为严重的自我界限混乱或没有自我界限。从我出发(却常常以社会最高道德标准的名义)为别人做决定。通过贬低、指责你、批评你所做的每件事,让你感到自己很差,感到内疚,然后需要她出面才能搞定。而这一切,真的是为了你好。与别人建立一种焦虑和内疚的依恋。“你不行,没有我,你啥也干不成!”
无能力去理解他人行为的意义,将他人当作自己的一部分。赞美他人,是将他人潜意识地当作一个自体客体以满足自己的自恋,无视周围人的存在,眼中只存在自己,周围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只能被当作一个用具,或仅被作为一面理想化的镜子,从中照出同样理想化的自身。
父母扣留了爱和情感,儿童感到不被渴望(或被遗弃的威胁),要努力预先阻止这种感受,通过幻想去控制父母的行为。
常使用的心理防御机制:分裂,全能,贬低,投射性认同(控制)。

 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