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小缺爱的人,如何才能幸福?

来源:看见自己壹心理文兰心理咨询    日期:2017-6-20    浏览次数281

从小缺爱的人,如何才能幸福?持爱的人,才能有恃无恐好吧,不知道你们小时候看过一部经典韩剧《看了又看》?

这部剧是90年代由央视引进中国的最早的一批韩剧,当年也是我和小伙伴们一直追的、大热的一部剧。这部剧吸引人的地方,是有一种细腻的、慢节奏的温情体现在平淡的一日三餐中,也有些看似无用却幽默的对话,供人回味。

剧中把一对姐妹的生活故事,展现得很细腻、很充分,让我们进入了很深的对家庭关系的体验之中。

有这么漂亮、惹人喜欢的姐姐。她只好成为那个“最能干、最懂事”的孩子。

故事的主角是金珠和银珠姐妹。

金珠是姐姐,她是家庭的第一个孩子,从小就在妈妈身边娇生惯养;后来,妈妈生了妹妹银珠之后,大病了一场,不得不把还是婴儿的妹妹送到乡下老家寄养,离开妈妈身边的妹妹直到7岁之后才回到自己的家里来上学。

可以说,从小姐姐跟妈妈特别亲近,而银珠则总是跟妈妈之间有点生分。

因为从小得到非常多妈妈的爱,姐姐活泼可爱,自信大方,能说会道,又因为长得好看,尤其喜爱作诗、写作,成为了家庭里的天使和公主。

妈妈把很多的爱和希望都给了她,妈妈认为金珠不会成为平平常常的家庭妇女,而要好好发挥自己的天分成为作家。

妹妹一直对这个家庭有疏离感,和妈妈的关系也有点远。

有这么漂亮、惹人喜欢的姐姐在家里,她只好成为那个最能干、最懂事的孩子。

她早早就念了护士学校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支持姐姐的学业,姐姐不干的家务活她全干,相比姐姐的柔弱、需要照顾,她好强、聪明、独立、有个性,不但不需要妈妈照顾,还常照顾家庭,但是银珠也有厉害的一面,如果谁想欺负她,她一定会狠狠还回去,她的姐姐常常被她气得找妈妈告状。

姐姐成了美女作家获得文学大奖,妹妹却成了讨好他人的媳妇吃尽苦头。

巧合的是,两个姐妹爱上了同一个家庭的兄弟(韩剧的惯常套路),厉害的银珠嫁给了哥哥,当了大嫂,娇贵的金珠嫁给了弟弟,当了弟媳妇。

 

姐姐金珠出嫁之前,就明确提出:

结婚后我不会干家务的,我要读书写作,而且也不出去工作,还必须晚睡晚起,不能起来做早饭,因此不愿意与长辈同住。(最后勉强在长辈的坚持下,她才答应和公婆在一起住一年。)

 

相比姐姐金珠公主般的婚前声明,妹妹银珠却从一开始就拿出了讨好者的决心,还没过门就努力地为结婚做准备。

最后的单身时间,她频频取消和未婚夫约会时间,每天下班后专门跑到料理店,学做婆家的家乡菜。当婚后长辈们由衷地赞叹她竟然有这么好的手艺的时候,她说只是找同事随便学学的,甚至连自己都丈夫瞒着。

而婚后,她更是牟足了劲儿,决心事事完美。一嫁过去就包揽了一家老小所有的家务,与此同时,还要照顾她那娇滴滴、什么都不干的姐姐(弟媳妇),而她又不想放弃工作,因为怕别人说还没怀孕就回家当闲人,所以两头都忙,常常累得自己偷偷地哭。

与此同时,金珠有婚前声明的尚方宝剑,什么都不干的情况下,一有点身体不舒服,就找娘家妈妈撒娇,打电话提要求,今天想吃饺子,明天想吃妈妈做的面条,想女心切的妈妈就马上给送过来;每次妈妈给金珠送好吃的,银珠看在眼里,也只能低头默默干活。

而银珠自己,不但很少给自己妈妈打电话,而且每次打电话回家都是报喜不报忧,什么都不说。

银珠一味地在讨好长者的路上使着劲,尤其是对一家之主的长辈奶奶:

奶奶说想吃年糕,其实她可以买回来煮现成的,可是她却为了表现诚意,不辞辛劳,非得亲自做,做得比婆婆还好,让婆婆有点难堪;

一次, 奶奶跟婆婆两个为小事生气,她下班偷偷买了点心给奶奶,不告诉婆婆。

只为哄奶奶开心,结果被婆婆撞见;

奶奶常说“我孙媳妇都比你这个媳妇做得好”,这直接导致了婆婆也默默“嫉妒”上了银珠,而她还浑然不觉。

剧中有一幕,矛盾爆发了。银珠因为干太多家务,太劳累,睡着了,把锅里的牛尾汤给烧干了,烟烧了一屋子。

婆婆慌忙去熄火的时候,脚被烫伤了,于是她把对银珠的不满都爆发了:

“你怎么总是跟我客客气气的,说不小心睡着了,忘了煮着汤,什么也不说,像对外人一样,总说对不起,我总是摸不透你的心思,你不跟我掏心窝,我怎么跟你说心理话,交流感情啊。

“你怎么总是跟我客客气气的,说不小心睡着了,忘了煮着汤,什么也不说,像对外人一样,总说对不起,我总是摸不透你的心思,你不跟我掏心窝,我怎么跟你说心理话,交流感情啊。

当银珠的注意力都在讨好一家之主奶奶身上,她唯恐自己做不好,客观上却抢了婆婆的风头;加上她也从小完全不会撒娇,跟长辈亲近,只会恭敬地讨好,所以婆婆虽然觉得她什么都做得好,可是却完全亲近、更喜欢不起来。

她的能干,其实是对婆婆的隐形攻击,所以遭致了婆婆发自内心的不满。

而另一方面,与银珠聪明强势形成对比的是,她实际上又是很可怜的。

由于姐姐率先怀孕,银珠却迟迟怀不上孩子,银珠更是落寞。她能做所有努力,唯一这种事她决定不了,而生一个长孙才是一个好儿媳的最大责任啊,家务做得再好有什么用。

不巧的是,姐姐金珠的好消息又传来,经过多年努力,她终于获得了文学大奖,得以正式踏入文坛,花篮、鲜花、祝福的人群来了满屋子,妹妹银珠看着喧闹的人群,此时的她再也没有力气撑下去了,回到房间里默默地拿出了酒,不知觉完全喝醉了。

婆婆来到她的房间里,喝醉的她抓着婆婆的手,终于不再是日常懂事的模样,而是任性地透露了一番心里话:

 

 

越有安全感,就越能够索要爱,持爱的人,有恃才能无恐。

 

你不觉得有时候在生活中,如果你会理所当然地索要爱,这也是一种本事吗?往往越是尝过爱的滋味人,就越有安全感,就越能够索要爱,因为她总是确信自己能成功的。

 

金珠说“妈妈,妈妈,我好难过啊”“妈妈,妈妈我想你了……”说得那么自然;而银珠却一句都说不出口,她只会拼命掩饰,咬牙坚持,努力让自己更好,然后把那个懂事,当作是可能被爱的证明。

她做的一切努力都在补偿未曾得到的母爱。应了那句话,“得到了的,有恃无恐;得不到的,总在骚动。”

我什么也不做就可以得到母亲的爱,因为母亲是无条件的,我只需要是母亲的孩子。

相反,当一个孩子需要为本身就应该得到的无条件的爱去争取的时候,她就离开了内在宁静的乐园,而只把注意力放在了爱的匮乏感上,变成了外在关系的孤独囚徒。

 

Ta自恋地想,既然得不到,那我“我不需要它了,我自己能做好”或者“你没有给我,我也不会向你表达我的需要”,ta被迫以这种方式,建立自己的自我价值感,防御被伤害的感觉,并制造出一种虚假的独立性,去建立自己的盔甲,按照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原则,维持虚假的自主,也为自己筑起了厚厚的心墙。

 

而每次外界的伤害,就让他们的盔甲更厚,更难以与人沟通,这是恶性循环。就像银珠致力于做好自己的一切,就能换来所有,她自恋又无力,失去了与人真正的沟通交流。

 

是的,所有的孩子,无论父母如何偏心,他们都会长大,也未必会变成坏人,有时候还是个大好人,然而,这样长大孩子的内心,却有了一座内在的监狱会跟随着TA,阻碍ta与人真正建立信任的关系。

长大后,很多这样的孩子:

 

也许ta会是低自尊的,特别是女孩子,要么她从来不装饰自己,觉得自己根本是一个不美好的人;要么她会过度装饰自己,害怕自己有一点点不完美,对自己外貌特别在意;

 

也许,ta过分努力,领导要ta准备好一个十分钟的演讲,她要准备一百页的PPT,唯恐自己被他人看低;而一旦真的得到了成就,又觉得自己完全不配,自己没那么好;

 

又也许,ta有过于严格的道德标准和良心要求,在情绪方面超级敏感,对别人小小的负面评价,都会难过上好几天,觉得自己一无是处;

 

……

 

这些孤独感深重的孩子,可能会将小时候被忽略的恐惧,带到成年后,总在生活中害怕自己不值得爱,也相信自己要努力做点什么才能获得存在在这世界的资格。

 

 

  生活的本质是一个人的精神之旅,而爱才是一个人真正的起点。

 

人的出身不仅仅是阶级以及所拥有的资源所决定的,情感模式才是一个人真正的起点。

 

走上这条路,她们需要为自己找到更多的爱来救赎,再造一个亲密关系。

《看了又看》的末尾,婆婆听了银珠醉酒之后的独白,深深地理解了她的不容易,让她辞掉工作,不要做家务,重新去美院学习,并动情地说,我要给你妈妈的爱,把你过去没得到的都给你。在这份爱的关怀下,银珠才真正轻松起来。

 

而我想,这也就是韩剧,生活中,恐怕很多人,没有机会重建亲密,只能在自己的牢笼里兜兜转转。

 

书上说,“一个人心中有好上帝的前提是——ta心中曾有过父母良好的形象。”

 

 学区房、辅导班都不是一个孩子的起跑线,真正的起跑线是父母的爱,用真正的爱来供养孩子,为孩子建筑内在的安全感,才能真正支撑TA走得更远。

 文兰心理咨询电话:0553-3882968

 

 

在危机和防御性主导的情绪体验中,一个人是没有余力去发展自我的,相反,ta所有的能力会被用来拯救匮乏。


 


 

《欢乐颂》里的樊胜美,也是个“懂事”的女儿,他的父母重男轻女,尽管她本人貌美如花,但是却一直自愿做供养家庭的牺牲者,这重担压垮的不仅仅是她的经济,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上制造了低自尊。


 

她外表强势、美貌、极懂人情世故,内在却根本不相信自己对世界有掌握感,她对浪荡公子曲连杰曲意逢迎,对上流社交机会趋之若鹜,又死死控制着爱她的王柏川……


 

如果说安迪的强势是骨子里对世界能够把握的自信,而樊胜美却逃不开一个“怕”字,她完全不相信自己能安心往前走,只能一边像溺水的人,竭尽全力地抓住种种靠近她的可以依赖的机会;一边学会跟偏心的父母划清关系,冒着不被爱的风险,打破做懂事女儿来求得家族地位的模式……这是多么痛,多么难,又多么长的一条成长之路啊。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