疾病代表的心理意义都有哪些?

来源:生命重建心理世界文兰心理咨询    日期:2017-8-11    浏览次数346

 

 

 

 

代表我们丢弃那些我们不再需要的废物的能力。

我们的身体,如同生活的节奏和韵律一样,需要在摄取、吸收和排泄之间达到平衡。恐惧是惟一阻止我们扔掉废物的“绊脚石”。

尽管便秘的人们实际上并不吝啬,但他们通常并不相信会有“够了”的时候。

他们对于那些给予他们痛苦的关系紧抓不放。他们害怕把那些好几年都没有穿过的衣服扔掉,因为他们认为“说不定哪天需要穿它们”。我们无法在昨天的垃圾里寻找今天的午餐。要学会相信生活的进程,它会把你需要的一切都交给你。

我们的承载我们走向生活的前方。

腿的问题通常预示着我们害怕向前走,或者不愿向某个方向走。我们用腿来跑步;我们费力地拖动我们的双腿;我们走路是八字脚;我们是“X”型腿;我们的大腿太粗,太胖,被童年的怨恨填满。不想做事情往往会造成腿部的小问题。静脉曲张代表我们在忍受一个我们讨厌的工作或讨厌的地方。静脉失去了承载快乐的能力。

你是不是正朝着你想去的方向走?

关节,和脖子一样,与柔韧性有关;他们表达出弯曲和骄傲,自负与顽强。

通常,当我们向前走的时候,我们害怕弯曲。我们变得不灵活,关节变得僵直了。我们想向前走,但我们不想改变我们的路线。这就是膝关节疾病久治不愈的原因,这里面包含了我们的自负,我们的骄傲,和我们的自以为是。

下次如果你出现膝关节的问题,想想你自己在哪些方面自以为是,在哪些方面你拒绝弯曲。把你的倔强扔掉。生活是动态的,如果想要感到舒适,你必须灵活地随生活而动。柳树总是随风弯曲、随风摆动、随风飘扬,它总是优美的、轻松的。

我们的与我们的理解力有关,我们对于自己的理解,对于生活的理解——过去的,现在的,未来的。

很多老年人走路时步履蹒跚。他们的理解力出现了问题。他们通常不知道该去哪里。小孩子走路时会迈着快乐的舞步。老年人则慢吞吞地走,好像他们不愿意走似的。

我们的皮肤代表我们的个性。

皮肤问题通常意味着,我们感到自己的个性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威胁。我们被一层薄薄的皮肤覆盖着。

有一个快速治愈皮肤病的方法就是每天对你的自己说:“我赞成我自己。”每天重复数百遍,收回属于你自己的权力。

 

就像我们生活中的其他事情一样,是我们造就了它们。我们并不需要说“我想要发生意外事故”,但是我们确实有那些造成意外事故的思想模式。有些人似乎特别“倾向于发生事故”,而另一些人一生当中连小小的擦伤都很少有。

事故表达了愤怒。它们表明我们感到不能自由地为自己说话,由此造成了很深的挫败感。

事故还意味着反抗权威。我们感到要发疯了,我们想打别人,但是不幸的是,我们自己被打中了。

当我们对自己感到生气时,当我们感到内疚时,当我们感到需要被惩罚时,发生意外事故是一个不可思议的“解决方法”。

看起来意外事故好像不是我们的错,我们是暴虐命运的无助的牺牲品。事故可以使我们获得别人的同情和注意。我们的伤口被清洗、被注意。我们通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可以卧床休息。我们还获得了疼痛。

疼痛发生的部位给我们提供了线索,便于找到使我们感到内疚的生活领域。

生理损害发生的程度,让我们知道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感到需要受惩罚,以及“要判决多长时间”。

 

食物为我们提供最基本的营养。为什么你拒绝给自己营养?为什么你想去死?你生活中发生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,以至于你想彻底摆脱生活?

“憎恨自我”是你的思想根源。思想是可以改变的。

 对你来说什么事情是可怕的?你是否成长在一个充满批评与责备的家庭?你的老师爱批评你吗?在你的早期教育过程中,你是否被灌输了你“不够好”的思想?这些都会让我们感到我们原本的样子是不可爱的、无法被接受的。

在工业社会中,女性获得的主要信息是“我不够好,我有什么用”,因此她们把自我憎恨的焦点集中在自己的身体上。她们可能会说:“如果我再瘦一点儿,他们就会爱我了。”其实这没有用。学习自我赞同和自我接受才是关键。

 

首先是自己的批评,其次是别人的批评。关节炎病人会被一大堆批评所包围,因为他们的思想模式就是批评。他们用“十全十美”来诅咒自己,他们在任何时间、任何环境中都要求完美。

你是否认识这地球上的一个“完美”的人?我不认识。我们为什么要建立那些让我们成为“完人”的标准?“不够好”是我们肩上背负的沉重负担。

 

你感到你没有权力为自己呼吸。患有哮喘病的孩子具有“过度发达的责任感”。他们对自己环境当中发生的任何“错误”都感到内疚。他们感到自己没有价值,因此而内疚,继而需要自我惩罚。

换一个居住环境有时对哮喘有用,特别是当家庭不支持患者的时候。通常,患有哮喘病的孩子会“摆脱”这种疾病。当他们上学、结婚或者离开家以后,他们的病就好了。如果在以后的时间里有人触动了他们的“旧开关”,他们又会犯病。当这种情况发生时,他们并不是对现在的环境发生了反应,而是对童年的环境发生了反应。

 

愤怒需要寻找它的表达途径,不管我们是多么想压抑它。已经形成的蒸汽压力必须释放。我们害怕愤怒。其实我们可以简单说一句“我对此感到生气”就可以发泄愤怒,而不一定需要去破坏我们的世界。事实上,我们不能总是这样对老板说。但是,我们可以打枕头,在车里大叫,也可以使劲打网球。这些都是发泄愤怒的安全方式。

很多人在心里相信他们自己“不应该”生气。确实,我们最终是要达到“不因为自己的感受而责怪他人”的境界,但是,在达到那种境界之前,承认自己的真实感受才更有利于健康。

 

儿童时期发生的一些事情会毁坏信任的感觉。如果不把这些事情忘掉,人们就会陷入自怨自怜之中,就会发现自己很难和别人发展长期的、相互信任的、深刻的关系。由于存在那样的信念系统,

生活好像是由一系列失望组成的。于是便会感到无望和无助,不去深入思考问题的根源。毕竟把我们的问题都推给别人是轻而易举的事。患有癌症的人同样喜欢自我批评。对我自己来说,学习爱自己、接受自己就是治愈癌症的良药。

 

我们需要保护,避免被伤害、被轻视、被责备。我们需要战胜恐惧,在生活一成不变时我们恐惧,在生活发生变化时我们也恐惧。

 

我的体重在正常范围内,但是我的体重很多年以来一直遵循一个规律:当我感到不安全和紧张的时候,我的体重就会增加几磅。当威胁消失以后,体重自己就减下来了。

 

与肥胖做斗争是浪费时间和精力。节食也没有用。一旦你停止节食,体重又会恢复原样。我所知道的最好的减肥食谱就是:爱自己、赞同自己,相信生活的进程,感觉自己是安全的——因为你知道你自己思想的力量。对消极思想进行“减肥”,你的体重自己就会恢复正常。太多的父母把食物塞进婴儿的嘴里,根本不管孩子是“饿了”还是有其他问题。这些孩子长大以后不管出现了什么问题,他们都会站在冰箱前,面对打开的冰箱门说:“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。”

任何类型的疼痛,我认为都表明了“内疚”。

内疚者总在寻找惩罚,惩罚导致了疼痛。慢性疼痛来源于慢性内疚,这种内疚经常隐藏得很深,以至于我们常常意识不到。

内疚完全是一种没有用的情感。它永远不会让任何人感到好受一些,也不会改变任何状况。

对你的“审判”已经结束了,请你从监狱里出来吧。宽恕就是放弃,就这么简单。

 

大脑是身体的计算机。

血液是欢乐。动脉和静脉是输送欢乐的通道。一切都遵循爱的原则。爱存在于世界的每个角落。如果体验不到爱与快乐,身体各部分就不会正常运转。

消极的思想阻塞了大脑,爱与快乐就无法自由畅通地流淌。

如果不给大家“冒傻气”的自由,大家就不会笑了。爱和快乐也是一样。生活的本质不是严酷,除非我们要把它变成这样,除非我们选择把它看成这样。我们能够从最小的混乱中找到全部的灾难,我们也能够从最大的悲剧中找到一些喜悦。这取决于我们自己。

当我们没有获取最大利益的时候,我们有时试图驱使生活朝某个方向前进。有时我们用中风来驱使生活转到完全不同的方向上,这样我们的生活方式就改变了。

身体僵硬代表思想僵化。

恐惧使我们按照原来的路线行进,我们发现我们很难变得灵活。如果我们相信做某件事情“只有一种方法”,我们会发现我们变得僵硬了。其实我们经常可以找到其他的做事方法。还记得维吉尼亚的250种洗碗方法吗?

如果身体的某个部位僵硬了,在我的思想模式列表里查一查,看看你的思想哪里僵化了。

精神上的康复却没有得到重视,因此情况并不会改变。

当我们认为需要解决的问题超出了我们的能力时,我们选择了“更好”的办法——发生事故或摔断骨头。接受手术治疗可能是某些情况下更容易做到的事情,但是精神上的康复却没有得到重视,因此情况并不会改变。

每天,很多尽职尽责的医务工作者都在帮助人们战胜病魔。越来越多的医生倾向于“整体”康复,让一个人从里到外都健康起来。但是仍然有很多医生并不过问导致疾病的心理原因,他们只是治疗症状,也就是那些心理原因导致的结果。

我曾听说有一位女士需要紧急外科手术,在给她做手术之前,她和手术医生以及麻醉师交谈过。她请他们在手术过程中给她放轻音乐,和她谈话,大家朗读积极的宣言。在康复病房里她让护士做同样的事。她的手术进行得很顺利,术后恢复得也很快。

我经常向我的客户推荐如下宣言:“在医院里,接触我的每一只手都是康复之手,它们只表达爱。”“手术进行得很迅速,很容易,也很完美。”另外一句是:“我在任何时候都很舒服。”

手术做完以后,尽可能多听令人愉快的音乐,对你自己说:“我迅速康复着,康复是一个舒适的过程,完美的过程。”告诉你自己:“我的感觉一天比一天好。”

如果可能,给自己录制一盘积极宣言的磁带。把录音机拿到医院里,在你休息和复原的过程中反复听它。注意感觉,没有痛苦。想象爱从你心里涌出,通过胳膊到达手中。把手放在需要愈合的部位,对这个部位说:“我爱你,我会帮助你康复的。”

 

我们自己造就了自己被“伤害”的环境,我们又长久地坚持它。浮肿通常表示满含眼泪,感到受打击、受陷害,或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局限性而责怪他人。

 

抛弃过去,清洗伤口,收回属于你自己的权力。丢弃你不想要的东西。用你的头脑创造你真正需要的东西。让你自己顺应生活的潮流。

 

一个珍珠贝吞进一粒沙子,为了保护自己,它分泌出大量物质来包裹它,这样就形成了坚硬闪光的东西,我们称之为“美丽的珍珠”。

 我们身上有旧伤口,我们护理它,不停地揭掉上面的痂皮,我们会得到一个瘤子。

我把这叫做“上演老电影”。我相信很多女性之所以会在子宫上长瘤子,是因为她们有情感上的创伤,受过与女性性别有关的打击,并且不停地关照这种伤害。我把这种现象叫“他害了我”综合症。

其实,一个关系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我们有什么错,也不意味着我们的自我价值降低了。

发生了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对它做出反应。我们自己对自己的每一次经历负责。如果你想要别人善待你,你就要检查自己的哪些看法需要改变?

 

 

 

意外事故其实并不意外。

厌食与易饿是对自己生活的否定,是自我厌恶的一种形式。

关节炎来源于批评模式。

我们把哮喘称为“窒息的爱”。

烫伤和烧伤,割伤,发烧,疼痛以及炎症,都是身体对愤怒情绪的反应。

癌症是一种由长期埋藏在心的怨恨所导致的疾病。这种怨恨会慢慢吞噬人的机体。

肥胖代表需要保护。

中风是由于血栓(血凝块)运行至脑部血管,阻断了脑部供血而引起的。

身体浮肿代表情感阻塞和停滞。

肿瘤是错误的成长。

 

 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