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2021年5月17日 星期一,欢迎光临本站 

抑郁失眠心理咨询

我产后抑郁症“心理咨询”好了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/12/22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文兰心理咨询预约电话:0553-3882968  15385600083(同微信)

许卉:30

产后,家里面多了一个孩子,每个人的身份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,对于我而言,我并没有适应并接受这个身份带来的变化,我本身还是个孩子啊,我突然间就变成了一个母亲,以往作为家里焦点的我,瞬间变的没那么重要了,仿佛我只是一个喂奶的机器,不被重视的感觉,身体的劳累,让我的情绪一次次爆发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自己藏在心里,拼命的打压,但换来的却是情绪的越来越严重,每日惴惴不安,心脏狂跳,头脑控制不住的乱想,我把情绪说给家人听,换来的却是小题大做,吃饱了撑的的评价。真正的大爆发,是有一次,我抱着孩子现在窗台边,突然头脑里面一个念头闪过“把孩子扔下去怎样?”,我被自己这样荒唐的想法吓坏了,我真的吓坏了,手紧紧的抱住孩子,但头脑里的声音还在回响。我真的怕自己失控啊,把孩子放在床上不敢靠近。那几日心里面有两个声音一直在打架,内心被焦虑,恐惧折磨着。我意识到,自己病了,但是家人真的不理解,会怪我,骂我,我有了一种被世界抛弃了的感觉。终于有一日,我独自坐在阳台上,目光呆滞,望着外面,家里人觉得我可能真的有了问题,带我去了四院,做了一系列的测试和检查,诊断为中度抑郁,焦虑,伴随强迫,有自杀意向。医生建议我做心理咨询,于是我去了四院。

四院——我的第一次心理咨询

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咨询师,我像抓住一个救命稻草一样,拼命的诉说着我的感受,感想。很快,一个小时的咨询结束了,医生让我再过一周再来。说实话,就一次咨询在那时的那种情况下真的起不到什么作用。回家后,状况依旧,终于没两天我就受不了了,受不了那种恐惧与煎熬,这一次,我选择了住院,吊水,吃药。。。

12年到14年,我吃了两年的药,与其说,是药物控制了我的病情,倒不如说是它只是一个心理安慰剂,那段时间,有种情绪被堵着的感觉,抑郁焦虑情绪还会随时出来,但有种被压制的感觉,人,像是行尸走肉,不但没了抑郁,同样也没了快乐。终于,我受够了被药物控制我的人生,我慢慢的减少药量,甚至不吃,但随之而来的,是情绪的再一次大爆发。永远记得,那是14年的夏天,老公背着女儿,我跟着他们,说着情绪失控的话,留着难过的眼泪,终于我说,我要去做心理咨询。。。


文兰心理咨询——我的人生转折的心理咨询(前120次)

于是我开始了我人生中另外一个篇章,也开启了我心理咨询的日子。我从网络上搜索到了文兰心理咨询室,认识了我人生中的第二个咨询师-强薇老师。初见咨询师,像倒垃圾一样,倾槽突出所有压抑的不快感受,与上一位不同的是,对这一位咨询师我的排斥明显少了些,也许因为她只是在做一个倾听者,没有做评判与提出建议,只是在听,在接纳吧,我有了一种被理解的感觉。第一次结束后,我开始了我的疗程性心理咨询。

我,家中独女,性格内向,敏感,自卑,是父母和别人眼中的好孩子,懂事,听话,孝顺。可一直以来,我并不快乐,生活,仿佛背着巨大的包袱,透不过气来,为别人而活,在乎别人的评价,别人的目光,我从来不知道,我,到底在哪里;我,到底为什么活着。

心理咨询,带给我的,是潜移默化的改变。是一次次剥开伤口,一次次的疗愈,一次次的反复,这过程中有恨,有痛,有怀疑,有否定,有不安,更有无形之中的力量感。曾经的我,自我价值感低,做任何事情,头脑里都会有个声音在批判,否定,但现在,大多数时候,我做的事情都有个声音告诉我,没关系,你很棒,做错了,也没关系。

许卉老公因工作原因需要出国,因为考虑她的因素一直没去。现在她的老公出国了,而且也放心她在他不在的时候会照顾好她自己和家人。她也做到了。许卉也跟我:以前她老公在她跟前说话总小心翼翼。而今天的她老公也可在她跟前自由言谈。有时也敢在她跟前发发脾气……夫妻关系和谐,家庭更幸福了,孩子健康可爱。
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153-8560-0083
浏览手机站
微信二维码